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hunchangzai 的博客

追梦者的踪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浅评“社会学”里的“守脑如玉”  

2017-02-14 10:39:05|  分类: 哲学、宗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“守脑如玉”这是个公理,简而言之就是诚实。

就是不要见利勇为;更不能骑墙或见势勇为。

作者写了一些例子,给读者以很大的启发。


然而,似乎写过了。也就是说,只要尊重事实、注意了实事求是与辩证唯物主义、历史唯物主义以及所代表的先进性价值观,都是可以一一而解、都是能够防止的。


本博主就没一段落做了简评,欢迎反评。

 




比守身如玉更重要的,是在漫天流言中守脑如玉

作者 | 拾遗

本文来源:拾遗(ID:shiyi201633),本文已获授权。

轻易被感动,轻易被激怒,轻易被吓住,轻易被诱导……当下横亘在人群中最幽深的分野,已经不是信息多寡所形成的“知沟”,而是判断力强弱所分化出的“智沟”。


在这个信息爆炸时代,我们应学会守脑如玉。


1


一天,苏格拉底上课时,


从短袍中掏出一个苹果:


“大家集中精力,嗅闻空气中的气味。”


然后,他回到讲台,举着苹果问:


“哪位同学闻到了苹果的味道?”


几位同学回答:“我闻到了,淡淡的苹果香味!”


其他同学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都不作声。


苏格拉底再次举着苹果从学生丛中走过,


“请务必集中精力,仔细嗅闻空气中的味道。”


回到讲台,他问:“大家闻到苹果的味道了吗?”


学生们异口同声回答:“闻到了!”


苏格拉底说:“非常遗憾,这是一个假苹果。”


我们,其实很喜欢随大流。



【】闻苹果的故事:随大流就是不能实事求是,缺乏独立思考的习惯或者能力;

 

心理学家阿希做过一个从众实验:


当参加测试的大学生走进实验室时,


发现已经有5个人先坐在那里了。


他不知道,这5个人都是托儿。


阿希让大家作个判断:卡片上4条线段,哪两条一样长?


线段差异明显,正常人很容易作出判断。


但5个托儿故意同时说出一个错误答案。


于是,一大串测试者跟着选择了错误答案。


每个人都有潜在的从众心理:别人做什么我跟着做什么,我的行为就是正确的。


在自己的知识不足时,参考自己的偶像的意见应该是明智的选择。


你去参加音乐会,在路口遇见一群人。


他们都在仰望天空,于是你也跟着仰头观望。


音乐会上,一个人带头鼓起掌来,


你也跟着鼓掌,整个大厅掌声雷动。


音乐会结束,你去更衣室取外套。


看到前面的人将一枚硬币扔进碟子,


你也慌忙从兜里找出一枚硬币扔进去。


…………


我们常以为自己很有主见,其实恰恰相反——


我们习惯依附于他人,没有自己的思想;


习惯跟随别人瞎起哄,没有自己的主见;


习惯人云亦云,没有判断事情真伪的能力。


 

3


1895年,勒庞写了一本经典著作《乌合之众》。


此书出版后,以每年再版一次的速度疯狂传播。


这本书为何具有如此魔力?


它道出一个真谛:聪明的个体陷入群体就容易变成傻逼。


个体大多是聪明的、理性的、冷静的,


但一旦陷入群体或成为群体的一部分,


就容易变得迷信、盲从、愚蠢、暴力:


1.群体不善于推理,却急于采取行动;


2.群体冲动、急躁,易受暗示和轻信;


3.群体的智慧,低于个体的智慧;


4.群体充满原始的暴力和嗜血的欲望;


5.群体的道德水平十分低劣。


所谓乌合之众,就是说再聪明的人都有傻逼的潜质。


一旦融入一个群体,你就会传染上他们的动作、习惯以及思维方式,做出一些荒唐可笑但毫不自知的事情。


什么称作“群体“?

人类的活动中,学习是得到认知的一个重要的途径,模仿往往是学习的重要形式。完全否定模仿就从根本上否定了儿童教育、养成教育的重要性。

从众心理并非一无是处,它是一种心理常态之一。很难说它与好坏有直接关联。

当人类在模仿中懂的知识渐渐多了,学习的知识也多了,才可能提高自己的分辨力与鉴赏性,就一定会具备那些思想、主见、辨别能力,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个水到渠成的问题。

这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理论了,,,,,

群体不是洪水猛兽,恰恰相反群体的智慧与力量永远大于个体。关键在于是什么样的群体?是为谁服务的群体?是什么价值观领导下的群体。

我们许多科学家与艺术家、政治家都具有自己的建树,但是他们又同时是某个群体的成员。他们不但不是被群体愚昧了,相反是被他的群体所教育所优化了、变聪明了。这种例子是数不胜数的。


4


21岁的蔡洋,从南阳来到西安,


一直老老实实地刷了两年墙。


他生活无比简单,上班,下班,


看看抗日剧,玩玩游戏,


偶尔在网络中倾诉对爱情的渴望。


但他生活的轮盘在2012年9月15日突然翻转。


那一天,反日的标语贴满了西安,


狂热的人群占领街道,呐喊声似要掀翻古城。


拥挤在人群中的蔡洋无比亢奋,


他急于想找个目标做些什么,以示爱国。


终于,他盯上了一辆日系车。


他抓起一把U形锁,狠狠砸在车身上。


车主李建立急了,跑出来理论。


蔡洋高高跃起,对着李建立的头一顿猛砸,


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浓稠的血与脑浆喷涌而出。


而等待蔡洋的,是10年牢狱之刑。


个人陷入群体,很容易就会成为“蔡洋”,在乌合之众中变成“群盲”。



这个例子是个别的,只能说明主人翁的认识力不高,而更多的例子相信还是面对新情况的人能够正确对待的为数更多。而且是年龄越大、经事越多、、思想越科学、在先进群体里的个体就越能正确面对这些突发事件。

蔡并非只是受了群体的影响,更重要的是他的思想浅薄、无先进群体的教育与先进哲学的指导所致。而且这是青年人常常容易冲动的生理特点所造成的。这是个生理性行为的几率要高得多。


5

 不要以为蔡洋傻,我们聪明不了多少。


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一文一刊出,


我们毫不琢磨思考,立马随手转发。


《罗尔有三套房产,是两家公司法人代表》一刊出,


我们又纷纷调转枪头,骂得罗尔体无完肤。


《罗尔说“罗尔事件”》一刊出,


我们又无比同情罗尔,觉得“善良是伪装不出来的”。


《对罗尔的宽容,是对好心人的犯罪》一刊出,


我们又觉得罗尔可恨,“损害了本来就脆弱的社会诚信”。


观望这两年发生的热点事件,没有一件躲得过这个铁律——听到甲方发声,我们义愤填膺;听到乙方发声,我们觉得甲方不是东西;听了丙方发声,我们又觉得甲乙都不是好鸟。


我们就这样轻易被感动、轻易被激怒、轻易被吓住、轻易被诱导……


世界名著《动物农场》中有个例子——


动物领袖斯诺鲍和拿破仑又发生了分歧。


拿破仑觉得当务之急是设法建立武装队伍。


斯诺鲍认为应先煽动其他庄园的动物造反。


动物们先听了拿破仑的,又听了斯诺鲍的,竟不能确定谁是谁非。


实际上,讲话的是谁,他们就会同意谁的。


失去脑子的我们,不就像这群动物吗?


正如评论家曹林说:“当下横亘在人群中最幽深的分野已经不是信息多寡所形成的‘知沟’,而是判断力强弱所分化出的‘智沟’。


关于“知沟“ 与”智沟”

知是知识,智是智慧。

知识与智慧的相关性,并非仅仅是对立的。起码存在有三种关系:

【】知识是智慧的基础;当然知识不等于智慧,但一定是正比例关系。

【】智慧是知识的升华;只有升华了的知识才能形成智慧,智慧不能少了理论知识与实践知识。

【】判断力强弱只是智慧的一种表现。判断力与知识的拥有量是成正比例的。

所以“知沟”与“智沟”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对立的,而且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、相互转换的关系。


所以这个结论不能用来描述信息量与知识量,或者这两种量的和来与智慧对立起来。原作者所举的例子是拿破仑时代的,那时的信息量并未爆炸,用来解释这个观点是欠妥当的。



 


6


柴静刚进央视时,老师是陈虻。


陈虻啪地将一盒烟拍到桌子上。


问柴静:“这是什么?”


柴静回答:“烟。”


“我把它放医学家面前,说请您写三千字。他肯定会写尼古丁含量,吸烟的人肺癌发病率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……”


“我让经济学家写三千字,他肯定会写:烟草是国家税收大户,烟草走私对经济的影响……”


“我让搞美术设计的写三千字,那哥们肯定会写:色彩、标识的个性创意……


然后,陈虻翘起腿,对柴静说:


“现在,请你写三千字,你会写什么?”


柴静一下蒙了,不知从何入手。


陈虻说:“你有自己看待世界的坐标系吗?”


借用陈虻的话:你有看待事物的坐标系吗?


遇到一件事情,你想过这五个问题吗?


1、这个事情有没有证据和理由支撑?


2、这个理由/逻辑是否能够推出结论?


3、这里面是否隐藏了某种价值观假设?


4、其中的证据/事实是否能有效支撑理由?


5、是否存在隐藏或模糊不利的证据/事实?


如果你不能明确判定,那就请:


1、不要轻易妄下结论;


2、不要轻易急于站队;


3、不要轻易评价别人;


4、不要轻易被别人的评论左右;


5、不要随便说什么感同身受。


也就是说,我们一定要“守脑如玉”。



这完全是个思想逻辑与科学的思维程序问题,与守脑如玉关联不大。

7


乔任梁自杀后,井柏然因没及时表达哀伤,


而被无数网友谩骂:“你应该代乔任梁去死。”


陈乔恩因没及时表达哀伤,遭到数万网友恶毒攻击。


有人留言:“乔任梁都死了,陈乔恩你为什么还不死?”


这句留言,竟然获得了3000多个赞。


但以前,我们不也是这般咒骂乔任梁的吗?


乔任梁曾感叹:“每天看着这么多人骂我,诬陷我,想着干脆死了算了。”


刘瑜在《观念的水位》中讲述了一种“平庸之恶”——当一个恶行发生后,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普通人都觉得自己无辜。


“普通人甲,不过是给犹太人做种族登记的小办事员。


乙,不过是奉命把犹太人押送到一个隔离区的警官。


丙,不过是把犹太人赶上火车的乘务员。


丁,不过是维持集中营治安的保安。


戊,不过是负责收尸的清洁工……


凭什么让他们对这些人的死负责呢?


他们不过是一个巨大机器上的小螺丝钉而已。


但是,让希特勒一个人负责吗?


600万人,他一天杀一个,也得杀一万年。”


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朵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。


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我们只有“守脑如玉”,才不会犯下可怕的“平庸之恶”。


陈虻的话是个严肃的逻辑推理精密思维的方法问题。不应该是什么“守脑如玉”的坚贞不屈的伦理道德问题。


希特勒没有亲自杀人,但是事实上600万都是他杀的。因为他的思想命令指挥着将士、指挥官、士兵执行了杀刑。

这里不存在守脑如玉的问题,更不存在“平庸之恶”,而是根本的立场观点、法纪人性的根本性问题。希特勒的权威与专制力量是另类的问题。不可想象普通战士个体在两军相遇时倒戈投降对方就是“守脑如玉”,更不可想象一个个体居然能知道群体的行动计划、秘密条件,,,,这里不存在”诚信与否“ 的问题,更不可能有“守脑如玉”的功德牌坊。


诚实与守脑如玉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,诚实的人有时会难于了解事实真相;一个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人,何以建立“守脑如玉”的忠节牌坊?



正如王尔德所说:恶,莫大于轻浮。当年,小泽征尔去欧洲参加指挥家大赛。


他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参赛。


小泽征尔全神贯注地挥动着指挥棒。


突然,他发觉乐曲演奏得有些不自然。


他以为演奏家演奏错了,要求重奏一次。


但重奏的乐曲依然不够自然。


评委会郑重声明:乐谱没有问题。


小泽征尔大吼一声:“不!一定是乐谱错了!”


他喊声一落,评委们立即站起来,


报以热烈掌声,祝贺他大赛夺魁。


原来,这是评委们精心设计的圈套。


前面选手虽也发现了问题,但都放弃了意见。


1998年,香港廉政公署公招首席调查主任。


43岁的蔡双雄参加了这次选拔考试。


可是,最后一道题把蔡双雄难住了。


题目是:唐太宗李世民为保护环境采取了哪些措施。


分值20分,答不出就意味着出局。


蔡双雄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半点举措。


最后,他在试卷上写下:我想不起他采取过什么举措,我不会答。


两周后,结果公布:只有蔡双雄入选。


原来,李世民根本没有采取任何举措。


这道题,目的是测试应试者的诚信度。


守脑如玉,才能有这般的定见和远见。



这里说的是、娴熟音乐知识与听力,以及坚持真理的坚定性的问题、这里说守脑如玉有点迁强附会。


9


胡适先生在赠言北大哲学系毕业生文章里,


曾引用禅宗的一位高僧所言:


“达摩东来,只是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。”


何为“不受人惑的人”?


胡适先生说:“他不容许偏见和个人的利益,


来影响他的判断和左右他的观点。


他一直都是好奇的,


但是他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人。


他并不仓促的下结论,


也不轻易的附和他人的意见,


他宁愿耽搁一段时间,


一直等到他有充分的时间来查考事实和证据后,才下结论。


胡适先生的话,更适合用于这个时代。


在这个信息、思想、流言、谎话满天飞的时代,愿你我学会“守脑如玉”。


这完全是个“实事求是”的简单问题。

如果没有信息科学的突飞猛进,就不能造就“信息、思想、流言、谎话满天飞的时代”。难道人们还会知道如此多的信息知识吗?任何时代都应该是:诚实、坚守正义、尊重事实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